今天是
当前位置:微山新闻资讯 > 通知公告 >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要讲好中国

时间:2021-10-01 00:11 来源: 作者:微山新闻资讯

  中新网乌镇9月26日电 9月26日,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在致辞时说,要讲好中国故事,必须要做好中国的事情,特别是在非洲。在非洲,有一半以上的无线网站和宽带网是由中国参与建设的,我们在非洲光纤的铺设里程是20万公里。“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个东西不是你说能攻击、能抹黑就抹黑的。”

9月26日下午,由中国新闻社主办,中国新闻网和腾讯公司承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出席论坛并致辞。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9月26日下午,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出席论坛并致辞。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以下为致辞文字摘录:

  我在这里谈非洲可能有些朋友们不太了解,也未必感兴趣,但是我要说,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谁能够料到几十年之后的非洲就不能成为中国对外开放更重要的伙伴吗?难道它的重要性对中国而言就不能超过欧洲吗?不一定的。我们都知道,中非传统友谊诞生在我们支持非洲民族解放斗争的运动之中,但是在今天的中国,中非之间谱写了一个新的篇章,我们在国际事务中更是坚定的支持。

  在非洲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提高我们国际传播力的落地效果,我和我的同事们也一直在努力地探索,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我觉得要讲好中国故事,必须要做好中国的事情,特别是在非洲。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抗疫”,从去年开始,我们在抗疫物资的捐助过程中实现了对非洲所有国家的全覆盖。今年实际上在2月份,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已经开展了对非洲国家(当然,还有其他方向的)疫苗援助。可是,在国际上,特别是一些媒体,总是质疑中国捐助的初衷是什么,甚至冠以“疫苗外交”。

  一位国际知名通讯社的记者曾经采访我,他说你看在非洲,你为什么不是全部都援助,而是援助了这个和那个?你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什么因素来做出的?他当然问的还很客气。我说实际上我作为非洲司的司长,在日常工作中,确实,我只考虑谁提出了疫苗的需求,有没有国家给我们中国疫苗的准入,我有没有能力以我的工作来找到这样的资源,我说我没有考虑其他的地缘政治因素。当然了,我这样的回答,他是不会报道的,因为这不是他正确的答案。

  在中国的非洲事务之中,现在有一些这样那样的评论。比如说债务陷阱,比如说“和中国做生意吃亏论”,甚至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说中国的“win win”是中国赢两次,而这种叙事在非洲确实有一定的市场。

  我觉得不必太介意,因为我们在非洲所做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不是我讲,而是因为美国搞非洲问题的专家在采访我的时候,他自己讲。他说中国在非洲所做的事情,我可以每天列出一大长串的清单,写都写不完。

  那么,其他一些国家总是停留在一长串的承诺、口号,我觉得这个我们是有优势的。比如说今天我们的互联网大会,在非洲,有一半以上的无线网站和宽带网是由中国参与建设的,我们在非洲光纤的铺设里程是20万公里。我觉得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个东西不是你说能攻击、能抹黑就抹黑的。

  有些国家讲,我们有钱、我们有技术,中国公司是用不正当手段做出来的,不是这样的。我刚才讲了,互联网的站点铺设是要中国的技术人员和非洲朋友一起钻山沟,一公里、一公里铺出来的。比如说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的桥梁,在非洲不是说我们逼着谁、用枪顶着谁的脑袋说要把这个项目给我们的,而是靠着我们过硬的技术,而这个有一定的必然性。

  比如说在一些老牌的发达国家里,可能30年、50年,它自己都没有再修过一座桥梁了,他的设计人员、工程师、熟练的工人哪里去找?我曾经在非洲去看过一些其他的、我们邻国的一些项目,比如说日本,很认真、很敬业,但是在那里从事工作的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轻人已经不出去了,所以它怎么能像我们中国这样有经验的工程师们,带着非洲人一起把它做得又快又好呢?

  我昨天去了舟山,像舟山群岛的岛链被各种各样的大桥联系起来了,所以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同时也不能让别人妄加诽谤。

  所以,我们同时要讲好中国故事。在这个网络时代,往往是非常浅、快的概念,一闪而过,不断被重复,所以一些错误的观念就烙在别人的脑子里,所以我们要用更加深、实的东西来加以反击。

  比如说非洲的煤电,西方总是攻击我们在非洲发展煤电,实际上你问问有几个煤电?说不出来。我们可以告诉他,只有津巴布韦、南非两个煤电项目,而且是在2019年以前了,2020年以后中国没有参与非洲的任何一个煤电的项目。

  我经常鼓励在非洲的中国企业要站出来讲中国的事情,不容易,有文化的原因,也有语言的困难。实际上我们在国际传播力上,一个最大的困难是语言。因为现在是社交媒体的时代,中国不能够用他们的语言去讲故事的话,你的听众就少。

  当然,有一次我和一个美国搞非洲问题的学者,他用英文采访了我一个小时,我和他讲,我很累,你还在抱怨中国的官员不接受采访,这是不公平的,这至少是一种文化的不公平。我说,我希望今后能够有更多的西方学者和记者能够讲中文。当然,抱怨没有用,我们只有通过每个人的努力,来把中国故事讲好,在社交媒体上真正地把一个事实的东西讲出来,不是说中国在非洲一切都那么美好,我们有我们的缺点,我们也承认,但这个是在成长之中的一个烦恼。

  最后,我觉得讲好中国故事,也要讲好非洲故事。实际上,在我们国内对非洲也有比较大的误解,比如说我们中国在非洲只有撒钱了,好像只是单方面的援助,不是这样的。大家可以试想,我们在非洲近百万中国人,4000家成规模的企业,如果没有经济利益的驱动,他们怎么可能在那儿去工作呢?我没办法展开去讲这个道理,我们是非洲连续12年最大的贸易伙伴。

  所以这些方面,我也觉得很遗憾,有时候一些西方媒体的叙述,它不仅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我们中国人对非洲的一些看法。最近我们常谈到病毒溯源的问题,有些中国的同胞们也觉得艾滋病是来自于非洲,其实据我所知,是上世纪80年代在北美的一个国际大都会的同性恋人群中首先发现的艾滋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它栽到了非洲丛林的猴子身上。

  所以这种险恶的用心,确实给我们中国对非洲的理解也造成了很大的误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新冠病毒溯源的问题上坚决反对政治化和污名化。时间有限,我不能展开讲,也希望在座的各界朋友们,多关注非洲,多支持中非合作!谢谢大家!

【编辑:王祎】

通知公告
百姓心声
友情链接: